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韩会师:货币供给和汇率波动的关系

2018-10-09 | 人围观 | 评论:

韩惠士:货币供应量与汇率波动的关系

2018-10-08 21:03

资料来源:惠士市

教育

  /汇率

/货币

原标题:韩惠士:货币供应量与汇率波动的关系

10月7日,在假期的最后一天,央行宣布再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下跌1个百分点。敏感的朋友们立即认为人民币的贬值压力相对较大。直觉上,这似乎是一个你不必考虑的问题,但在现实生活中,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是那么紧密。

关于货币供应量与人民币汇率之间的关系,舆论喜欢用中国庞大的货币供应量数据作为证据,证明人民币的当前汇率被严重高估,应该大幅贬值。许多学者持相似观点。

这背后的逻辑是非常简单和粗鲁的,但它是非常基础的:社会财富的增长是缓慢的,但货币发行相对容易,货币自然没有价值,所以哪个国家的钱少,哪个国家的钱应该更多有价值。

甚至在线作家(当然,这些作家通常都没有签名)直接比较中国和美国的M2数据来计算美元兑人民币的所谓“合理”汇率。以2017年底的数据为例,由于2017年底中国的M2余额为169万亿元,美国的M2余额为13.9万亿美元。据此,美元兑人民币的“合理”汇率应该在1:12左右。人民币汇率被高估了,所以肯定会贬值。

实际上,反驳上述逻辑特别简单。可以直接找到反例。根据上述计算方法,可以计算2017年底韩国的M2数据。可以计算出美元/韩元的“合理”汇率应为1:182,但实际汇率为1:1071。通过这种方式,韩元被大大低估了,低估了大约83%,所以韩元应该大幅升值。

不要以为韩元就是一个特例。根据上述计算方法,2017年底美元兑日元的“合理”汇率应为1:71。那时,实际市场汇率为1:113,所以日元是大大低估了。它是。

根据相同的计算方法,人民币被大大“高估”,而韩元和日元被大大低估。哪一个是合理的结果?但无论哪一个是合理的,另一个是不合理的,所以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计算方法的问题。简而言之,每个国家的M2都无法直接比较。至少在衡量汇率水平时,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方法。

有些朋友可能很快就会想到一个原因:不同国家之间的经济总量差异很大,经济总量与货币存量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因此,直接比较具有不同规模经济的国家之间的M2是错误的。的。

有人可能会说M2库存是历史积累的结果。当然不可能直接比较它们,但它们的变化应该用作汇率上涨的参考。货币流通快速增长的货币应该会贬值。笔者认为很多朋友都这么认为。

但实际情况如何呢?还是看数字让我们来谈谈它。 2017年,韩国和美国M2的年增长率为4.7%。如果货币供应量的边际变化直接影响汇率,则美元兑韩元的汇率应基本保持不变。但实际情况是,2017年韩元兑美元汇率全年升值了13%,这是相当可观的数额。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韩国人经常干预汇率变动,所以这个韩国的例子是无法计算的。

好的,让我们改变它。受政府干预的两种国际公认的两种主要货币应该是美元和欧元。同样在2017年,欧元区M2的年增长率为4.65%,几乎与美国M2的增长率相同。然而,欧元兑美元的升值幅度为14%。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货币供应量的边际变化似乎不能直接用作衡量汇率波动的指标。

可能有朋友说您使用的数据太短,市场信心的变化需要一个过程。对于长期数据,结果可能会有所不同。

然后我们会延长时间。 5年总是好的。从2013年到2017年,欧元区和美国的M2增长率分别为24%和32%。美国的增长速度明显加快。可以合理地说美元应该贬值,但同期欧元兑美元贬值约9%。

因此,我们现在应该可以说,仅依靠观察货币供应量,恐怕很难对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汇率走势作出合理的判断。

为什么?是因为货币供应量并没有真正影响汇率吗?

  当然不是。货币供应量是影响人们对货币长期信心的重要指标。有很多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货币供应量如此之大,显然会影响人民的信心。但是,没有公认的衡量指标和临界值,即使有措施,不同国家的经济结构,社会文化,政治环境等因素也不同。在它的影响下,它的临界值也不可避免地巨大。

此外,影响汇率的因素,除了货币供应量,经济增长潜力,资本控制效率,人民教育水平(对金融市场的深入了解),投资类型的多样性政府,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等。这些因素将直接影响人民币进入外汇市场的实际规模。货币供应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因此,货币供应量的增加不等于外汇市场规模的增加,货币供应量的减少不一定会导致外汇市场规模的缩小。

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下,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目的是防止经济增长势头因流动性不足而受到损害。然而,在汇率问题更受市场关注的情况下,外汇市场确实可能。有联合效应,但货币当局没有牺牲汇率来促进经济增长的主观动机。此外,反周期因素已重启,远期外汇的风险回收率从零上升至20%。离岸市场中央银行机票也已准备好发行。笔者认为,过度承认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存款准备金是不恰当的。回到搜狐,看看更多

  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是信息发布平台,而搜狐只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读 ()

抱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