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正文

从昆山命案看正当防卫的认定

2018-09-04 | 人围观 | 评论:

对于公众成立时的判决承认的自卫,远远超出了“刑法”第20条的规定,但考虑到了各种因素。图为8月27日昆山杀戮探索站点的视频片段。

一,案件和争议的摘要

最近,江苏省昆山市的一起谋杀案引发了全国舆论与互联网用户之间激烈的争论。根据昆山警方于9月1日发表的意见,案件的基本情况如下:

2018年8月27日21:30,刘海龙陶醉驾驶一辆宝马车(还有其他三位同事)在昆山春鲁西川路上航行路口,强行穿透在非机动车辆中,正常海上的骑车者很难接触。

刘海龙带着一名同志与海明发生争执时,发生了劝说,其他同事回来的车辆,刘海龙突然跑去试图推,踢海明。尽管在调解中,刘海龙继续奔跑后,宝马掏出一把全长59厘米的弯刀连续击中了海明,腰部,腿部。按菜刀不动摇,抓住在海明砍刀,和柳海龙在战斗中腹部刺伤,臀部,削减右胸,左肩,左胳膊肘,切刺持续七秒钟在刘海龙受伤后,他跑向宝马轿车,于海明继续打猎并砍下两把刀。

在刘海龙的飞行之后,他掉进了宝马汽车东北30公里的绿带,并送他去医院抢救他。经法医鉴定和视频监控系统发现,可以在7秒钟,柳海龙切捅了五个刀不断,其中第一刺伤左引起的腹部大血管,肠腹部伤口,肠系膜破裂时,剩余的四把刀在左臀部转动引起,右胸和右上臂,以及三个左肩,左肘五处骨折均为开放性伤口,死亡均为失血性休克。通过个人检查对俞海明进行了检查,发现左颈部有挫伤带,左胸部有挫伤带。

海明的行为杀死并杀死了攻击者是一种合法的防御,这是极具争议的。作者认为问题主要在于法学家的合法权利与公众的社会学判例之间的差异。

从概念法学的角度来看,于海明的行为很可能构成防御甚至防御的不适。因为,经过刘海龙的刀抵抗他的逃跑,因为他们的非法干扰已经停止了,而且刀还在追逐,不是自卫的必要条件已经到位。但舆论认为,刘醉酒驾车,有交通违法行为,手持刀和刀先伤害,只是有机会成为第一个在战斗中拿刀,避免被黑客攻击刘的生活因此,通过砍杀他来杀死刘应该是一种合法的辩护,不应被视为犯罪。

本文无意判断这两个职位的错误,只是试图揭示这两个职位之间的差异供您参考。

二,概念法分析

一般认为,“法律概念”是指书面法律是完美的,自给自足的,法官在解释和适用法律时的观念,只能是逻辑推理和概念解释,目标不能考虑或利益平衡,这不能灵活解释法律观点

概念法一词是1884年由德国法学家鲁道夫·冯·耶林(1818-1892)首次提出的。据他介绍,法律概念具有以下特点:第一,没有积极的权利漏洞,第二是积极的法律可以追溯到形式逻辑体系的联系概念走,第三个就是新的法律可能是从逻辑上推导出更高的法律概念可取的,更高的法律概念,通过感应发现,作为普鲁士历史法学家萨维尼(弗里德里希·卡尔·冯·萨维尼,1779 -1861)作为德国法律的最终基础,德国民族精神。法律概念认为,法律概念的含义必须固定,在继承申请和维持不变的过程中,保持对逻辑严谨的法律制度的关注,适用于司法程序,我们必须尊重成文法是法律解释过程中渗透价值,目的或利益等主观因素的唯一来源。

总之,法律意见的概念,以确定一个特定的行为是否构成自卫,只有根据中国的“刑法”规定进行自卫,不一定被允许考虑道德,社会心理,法律和秩序等法律因素,如情况。

毫无疑问,在现代法学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权利概念具有巨大的作用,没有法律概念,没有现代法则,缺乏严谨的理论体系不能成为法律,建筑法律体系是法律概念研究的主要目标之一。在依法治国的时代,如果确定具体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当然有必要事先考虑法律的具体规定。

中国的“防卫法”规定了适当的防御体系。第20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和公共利益,我或他人,财产和其他权利的刑事犯罪正在进行中,并制止非法侵犯行为,导致刑事犯罪受到损害,这是一种合法的辩护魏,不承担刑事责任。第二款规定:“如果自卫显然超出了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将承担刑事责任,但该语句将被减轻或免除。”第三款:“目前的侵略,杀人,盗窃,强奸,绑架和其他暴力犯罪,危害人员安全,采取防御行为,导致对受害者的刑事犯罪,而不是防御性的,不是刑事责任。“

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第一段和第二段不同于第三段,前两段是一般防御,第三段是特殊防御或无限防御。但实际上,第三段只是对前两段的补充。换句话说,刑法中没有一般辩护,也没有特别辩护,只有第一段提供了适当的辩护。

因为,否定条款是第二段,如果防御行为明显超过必要并造成重大损害,则不属于自卫并属于防御,即建立合法防御是限制损害的程度。第三款的规定是前锋,攻击过程中,杀人,盗窃,强奸,绑架等暴力犯罪严重危害的防守行为实施的人身安全,甚至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或暴力犯罪的死刑,也没有防守时,因为有严重危害的捍卫者的人身安全很可能导致严重伤害或死亡,实施这些暴力犯罪,对这些暴力犯罪的防御,不可能造成远远超过必要的重大伤害的问题,这样就不可能设置得太过分了。换句话说,第三段只是一个可选的补充,即使第三段被删除,也不影响合法辩护和辩护的确定。

根据以上规定,在这种情况下,要设立海明公认的自卫,关键是你必须具备“持续犯罪”的条件时间,这是最大的争议所居住。

支持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刘海龙对海明的非法攻击开始于他跳下车并开始追赶刘。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刘出逃行为,但是,站在的角度来看,它不能准确地判断,刘然宝马车到底你跑掉,车上仍然希望带给其他武器继续自行攻击,或者试图驾驶宝马车来打你,不能严格要求他准确判断违法违规是否结束。因此,用刀追击刘也是防止非法攻击的一种手段。此外,由于刘的刀杀或随后的攻击可能继续造成严重伤害或死亡,因此没有超出必要限制的重大防御行为。

反对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刘的长刀被捡起后摔倒在地,刘客观地失去了继续攻击的能力。并且拿起刀后七秒内连续刺砍刘五刀,刘某开始逃跑后,又追了两次(不),意图主观复仇明显受损。至于刘先生逃离RCC后可以开车和其他人,只是主观想象,而不是事情发生的现实,不判断刘的非法干扰还在继续。因此,至少在刘某开始逃亡后,因其非法干涉告终,在行为起诉后,构成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

谨慎的人认为警方报告没有说哪把刀造成了刘某的致命伤。如果是第一把刀刘先生造成致命伤后,那么后来的刺切行为不再合理,应该认可为自卫,相反,假设两次试图刘某造成致命伤害后逃跑,是不是采取行动这是一种合法的防御,但它是一种防御或防御。如果你不证明是致命的刀,那一定是基于怀疑的原则,有利于被告,确定为自卫。至于刘某跑了一辆宝马车,试图乘车逃跑甚至想拿武器继续翻滚攻击,还是要在其他元素的基础上确定,比如宝马车里面如果有枪或任何其他武器,刘主观是由于严重伤害和失去继续攻击的能力。

虚构的防御理论认为,在刘开始逃亡后,对于他们的非法干涉终止,然而,仍然相信存在刑事违法行为,如刘某驾驶的宝马汽车应该是步枪或压实的驱动滚动,这是一种理解建立想象防御的错误。因为主观意图始终是出于自我防卫,疏忽没有意识到,有正对球门,这否定了意图没有不法侵害,构成本罪了疏忽导致死亡。

在第一把刀切割五刀刘确实属于自卫的想法已经走得太远了,而且在刘继续打猎两次之后也逃脱了(不),他不应该,显然更多的时候,如刘建议但用刀片或刀片射击,不要用刀片切割,让它受伤,无意杀人,并直接将刘柳刺伤导致死亡明显过度。

因此,对于同样的事实,根据法律,不同的人根据他们的知识和他们的喜好可能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并且不能说服任何人。

第三,社会学法学的分析

如上所述,在一个非常有争议的观点中,法律概念无法解决定性问题的情况。即使法官最终遵守了“刑法典”刑法理论认定被告有罪或无罪,实际上必须在他的头脑中统治某些规范。因为,如果排除判断自己的标准,并考虑到上述五个观点无法说服别人谁在逻辑上发生不管法官作出正确的问题进行检查,因此决定,拒绝了法律推理的逻辑概念

?正如奥地利和法国社会学家艾氏尤金(尤金·埃利希1862年至1922年)说,演绎推理没有透露关于正义的基本原理是在给药的真相:法官是在事实的情况下进行审讯的规范裁判,她有自由,代码的仲裁者是不知道的前提下,但该公司发现一个结论,如果它是确定的事实原因或自由的裁判标准发现,该诉讼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个人,同样的法律能够覆盖未决正在审理的案件已经存在,不能简单地从判决的地位所产生的欧洲大陆国家,包括完全国有化,法院应与仲裁员的法律原则,他一直是一个表面现象,法律规则,他们一致 - 甚至调用其他社会规范,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超出法律范围。

例如,中国的刑法规定,如果被盗财产数量巨大,将被判处3至10年监禁。有人盗走了大量财产,并被法院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为什么是五年而不是三年,七年,八年?显然不可能在刑法和司法解释中规定具体规定,而只是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法官根据他所理解的某些标准作出此类判决。

问题是,目前的概念方法自卫导致识别自卫的法庭率较低,远低于立法者的预期,鼓励自卫刑法修改时。在东南大学医学院学生教授陆权部分(财新网2017年3月29日出版)“自卫法院以确定如何硬”,每千案件起诉主张被告的合法防守,大约一个人可以成功。对于这种情况,有互联网用户甚至开玩笑说,面对犯罪行为时,为了建立自卫,最正确的立场是逃离,但不要这样做。这无疑是现行刑法和刑事司法的善意。

这起谋杀昆山之后,“南方都市报”是一个网上调查显示,24530成的网民认为,自卫,这是87.4%; 3531互联网用户认为是防御性的,计算为12.6%。没有网民认为海明是犯罪。其他媒体,无论是学者,法官还是律师,他说,只要其中一项涉嫌犯罪或故意走得太远,仍然会导致谴责,但这就是自卫,永远得到赞美的“良知”。

网民们绝大多数支持和刑法专家认为他们有一个理性的分析,极为强烈的对比。这是什么意思?法律思想和非法律适当的公众对刑法专家的理解,至少是公众对法律的渴望。

问题出在哪里?必须要说的是,刑法专家和普通民众对合法辩护的判断标准不同。

在刑法专家中,发现海明构成了自卫,不能认为如果死者成员的地下情况因素必须分析其原因导致刀刀死亡为了伤害行为本身,必须严格按照我们的要求,“合法刑法”建立辩护的条件是做出理性和逻辑的判断。但在舆论中,根据相关视频和照片,刘海龙一生中死亡可能是黑社会成员,以及多次受到刑事处罚,因此很多人被砍死后违法违规海明刘海龙不仅是自卫,而且是邪恶的人,每个人的满意,所以不要被冒犯。

显然,观众看似情绪化,声音背后的非理性,也存在一个标准,无论这个标准如何,这些判断都是自由谴责的“非理性”,因而忽略了自身背后的合理因素。不是理性的态度。至少,没有人可以说只有“刑法”的规定是合理和完美的。

这存在于国家法律的标准之外,是法国社会学家称之为“生存权”。奥地利和法国社会学家埃利希认为,社会一般是彼此人类群体之间的联系,包括家庭,宗族和部落群体,如原始群体,以及国家协会,政党,社会团伙,行业协会,专业协会,社会衍生团体,如俱乐部,运输和管理协会。 “法律”是维护人类社会标准的内在秩序,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受这些标准的制约,而不是由州法律规定,并决定将所有群体标准化道德,习俗的内在秩序是基于契约,社会构成等。

甚至,非常重要的“法律”是普遍遵守规范,因此可以真正控制社会成员在社会生活群体中的行为。只有进入人们生活的规范才是生活规则。范,其他人纯粹是教义,学说,理论或仲裁规则。没有任何意义上没有贯穿人们生活的国家法律。 “活法”不是法律规定的法律,而是管理社会生活本身的法律。

因此,要解释法律的起源,发展和本质,首先要探索社会的内在秩序,必须审视社区方法,发现方法。

从上述经典理论出发,在公众成立时以自我辩护的方式承认自卫,远远超出“刑法”第20条的规定,但考虑到各种因素,如:心脏欲望的黑社会成员裂缝,防止麻烦其他流氓无端攻击心理预期,希望有机会与英雄的勇气,对大量暴力犯罪的战斗已经出现,同情和情感替代感。在这些希望或需求背后,无疑是维持人们正常沟通秩序的各种社会规则,特别是道德规范。

“自卫”因为专注防守者的行为是“合法的”,并按照被大众认可的社会道德准则的原因“合法”的,因为很好的理由后卫对抗邪恶的行为斗争。这是自卫判断标准的本质,也是所谓防御,主体,时间,强度和自我限制等前提条件的确立。防御,自卫并不是一种常态。当巨大的差异确定的标准形式的调查结果和市民的期望的光,甚至可导致诸如“南京彭宇案”之类的时间的消极后果考虑司法机关根据“生活权利”纠正可能是错误的,不远处的结论是为了满足公众的需要。

哎呀德国法学家(菲利普·赫克,1858年至1943年)发现,法官不应拘泥于法治,正义已成为机械,但应该知道的合法权益包括,尽量让自己的判断和立法者想保护一致性的利益的利益时,应注意平衡各种相互冲突的社会利益,那里将是积极的法律应当允许法官发现,“活法”完成的空白在书面法律之外。

根据这种观点,在判断合法辩护时,法官应充分考虑到各方利益,特别是为了公众利益,以获得良好的社会效果。无视公众合理的情感需求和法律规定的机械尊重的“正确”判断不能有效地解决社会问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尽管这种判断具有正确的形式,但它本质上是错误的,无视公共司法,机械正义的要求。这也是一种放弃追求正义和害怕对“坏案”负责的失败。

德国法学家耶林还强调,我们的目标是一切法律的创造者:法律既是一个人的意志的产物,社会的产物。历史,社会和政治决策都在不断发展,因此在解释法律时,您必须首先了解法律的目的,并探索法律与社会生活相关的目的。

根据这种观点,在确定合法辩护时,不应机械地考虑辩护的时间和强度,应首先考虑辩护刑法的合法目的。从旨在鼓励公民打击犯罪的合法防御立法的角度来看,只要它们不受报复,在发生犯罪时必须将其视为合法防御。假冒伪劣。

第四,结论

法治的“法律”应该是“善法”,“法治”本身的概念包含法治“法律”的道德要求。古代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已经提出了“良法的规则”,而前罗马法学家乌尔皮安(170-223)也认为“法律是公正的法律”。根据邪恶的法律,法律的现实不能被称为“法治”。一部好的“法律”必须兼顾其创立的目的和公众的利益,包括维护社会秩序,调和各方利益和解决社会纠纷的需要。

这篇文章的目的肯定是不表明关于自卫的刑法的现行规定是不正当的法律,而是引导大家澄清争议的原因和理解的概念,正确的缺点。根据刑法本身的规定,逃避法律,将“生活法”完全纳入公众心中也是有益的。没有法律可以完美。因此,在行使其自由裁量权时,法官应该对其他社会规范的规范感兴趣,特别是生活法,道德规范,社会习俗,团体规则和道德判断,并与市民。心理预期

只有这样才能将刑法作为一项良好的法律,使刑法真正成为实现正义,保护公民权利和促进法治才能生产出来的有效方法。良好的社会和法律效力。公众已经恢复对法的信心,甚至建立了对法的信仰!

标签:法律  自卫  防御  刑法  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