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周星驰说心中有认可的新的喜剧之王,但不想透露名称

2019-02-12 | 人围观 | 评论:

  周星驰(照相:宫德辉)

  新浪娱乐讯 《新喜剧之王》官宣之后,坊间传言《美人鱼2》制作超期,为填补空档,周星驰才临时开拍了《新喜剧之王》。

  由于翻拍,这部影片本身就有“炒冷饭”的“原罪”,再再加近几年,“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的声浪早已迭代到了感到反感的阶段,《新的喜剧之王》还没人面世就拥有了多项“罪名”。

  春节档进行第三天,周星驰执导的《新的喜剧之王》目前微博影片大G推荐度89%,截止到2月7日21:00时,票房已达4.38亿+。随着影片口碑的两极分化(大多观众给出了差评的情况下),该片也从六大金刚的头部阵营落到了日票房榜的第五位。

  微博影片大G推荐度+猫眼票房实时记录

  与此同时,一些映前的疑问也随着电影的上映,逐渐揭开,譬如早前出如今片场的邱礼涛,实则任职的是联合演员的工作,另外,联合导演还有仅拍过影片的肖鹤和黄骁鹏。后者还在片之中饰演了喜欢女配角如梦的富二代。

  顶替《美人鱼2》?炒冷饭又卖情怀?在映前的周星驰与鄂靖文专访之中,周星驰已经对娱理工作室给出了答案,并透漏有意开拍《新的喜剧之王》第二、三部。

  同时,他还设了下一个悬念:周星驰心之中的新的喜剧之王究竟是谁?

  周星驰(照相:宫德辉)

  顶替《美人鱼2》的快制作?炒冷饭又买情怀?

  娱理:在您所有的作品当中,《喜剧之王》有特殊的意涵吗?

  周星驰:我很喜欢,喜欢到疯狂的程度,因为它里头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经历放进去,还有当然就是他也是这个典型的小人物的奋斗过程,有时候小人物奋斗过程都感动人的。

  娱理:那么,看到当年的拍摄地地被台风吹垮,您会忧伤吗?

  周星驰:(笑)它收拾一下就好了,没有什么好伤感的。如今我又做新《喜剧之王》,虽然不是在那个地方拍摄地,但是我们还有别的非常有意思的(东西),这个精神永远都在。

  娱理:还是会有很多声音,比如问道您炒冷饭的。

  周星驰:不并不需要回应,大家到时候看看。

  娱理:有一个说法,问道《新的喜剧之王》其实是《美人鱼2》制作赶不上了临时拍的?

  周星驰:《美人鱼2》的档期从来都是在2019年后,或者2020年在此之后的,后期是比较花时间。

  娱理:所以《新喜剧之王》不像有一些传言问道的那么“慢制作”?

  周星驰:第一,因为它的后期从未那么复杂,所以它肯定是时间没有那么宽的。这个是我早已一直在想仍然在不想了好久的影片。我觉得假如我没寻找靖文,可能会拍的了。

  周星驰给鄂靖文点赞(照相:宫德辉)

  娱理:您还有没有其他的翻拍的计划?

  周星驰:就是《新的喜剧之王2》、《新的喜剧之王3》。

  娱理:就还是王宝强和鄂靖文演吗?

  周星驰:不应有吧。

  鄂靖文:谢谢你的问题,为我争取了一个主角。

  娱理:演员,您对今年春节档的局势怎么看?

  周星驰:很热闹,这是好事。《新的喜剧之王》呢,最大的愿意,是不是不在于自己,而是不辜负这个信念。

  我最讨厌《喜剧之王》的其之中一个因素是,它很简单,它从未特效,它基本上是一个情感的故事,一个励志的奋斗故事,种种都是我会那么讨厌《喜剧之王》的原因。我最大的期待就是不让观众们失望。

  周星驰(摄影:宫德辉)

  娱理:二十年之后,您觉得自己还是“喜剧之王”吗?

  周星驰:我觉得应该有新的喜剧之王,我内心有,但是我不便说。

  娱理:是内地演员还是香港名演员?

  周星驰:是内地演员。

  周星驰片场“虐待”法:前二十条只是打底 要求名演员快0.5秒

  娱理:这个戏我之前听问道过时会拍,但是女主角只不过是有很多人选的,为什么选到的是鄂靖文?

  周星驰:女主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关键性就是找到一个名演员。这个故事(的女配角)去找了很久,我也不真的为什么,但是你真的常常都是一种感觉。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它是问道一个名演员的不断失败的奋斗过程,靖文呢,我真的她基本上就是活生生的故事里的人,她就给我十分强烈的这种感受。

  鄂靖文和周星驰(照相:宫德辉)

  娱理:听闻你们两个都对自己的想法很坚决?

  周星驰:会。譬如说我的一些想法她会质疑,是不是真的要这样子?这个台词这样问道可以的吗?我可不可以换另外一个说法?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不想的东西,我最讨厌的就是大家一起去音乐创作。这个是我认为很最主要的。就算是最终有一个大家都觉得是挺好的,我还是会愿意有人说出相反的看法。

  娱理:您是一个喜欢别人挑战您的演员吗?

  周星驰:我真的创作就应该这样。

  娱理:您算强势吗?

  周星驰:我永远都只是对事的,就是在音乐创作本身的角度去做我不应做的事情。这个也是从未办法。因为在音乐创作上面,你不可有其他很复杂的想法的,创作的时候就是专注在创作下面,去找出一个最好的办法,你才时会不断有好的东西出来。

  卖萌中的周星驰(摄影:宫德辉)

  娱理:像杜琪峰和吴孟达这样的合作者,为什么就回不来了呢?

  周星驰:吴孟达,我好像之前找他,不应是在《美人鱼2》的时候去找的,当时他问道他躯体不舒服,就没有合作。

  娱理:那杜琪峰呢?

  周星驰:他有什么冲突这个我不真的。

  娱理:只不过都是外界问道得多,在您的角度,没想过这些?

  周星驰:对。只不过我在我的角度里面,都是曾经合作过的人,我都觉得是挺好的。但是我是完全出于一个在工作下面、音乐创作上面的角度去做事情。有时候呢,可能我从未想太多别的事情。

  比如问道我跟靖文在沟通当之中,通常靖文也时会提出看法,去质疑我,可能会换成别人的话,有会做成一些想法,也可能会不开心,为什么你是演员,你是新人,为什么你还会这样做?但是对我来问道这个是非常不应、十分正常的事情。所以这是每一个人的想法的不一样。

  周星驰(摄影:宫德辉)

  娱理:在片场,周星驰导演对鄂靖文说得最多的话是什么?

  鄂靖文:从未,他说得最多的、也我是最害怕听见的就是“啊好,对不起,我们再来一条”。我们都知道,20条才是开始,前20条只不过都是假的。没多久我们都习惯了,就是一定是从20条起才开始算。再加头20条一共就是五六十条这好像。

  娱理:那很瓦解吧?

  鄂靖文:一开始时会很瓦解,但是觉得也没什么,却是是为了电影的效果。星爷特别可爱,他有的时候时常会跟我问道“这个其实是OK的,但是下一条我愿意你能快0.5秒”。

  一开始我就不想“快0.5秒是啥原意,这个0.5秒怎么快呢”,但是慢慢磨合,过了一些日子,我就完全能理解他的原意了。

  他时常会回答“你明白吗?”我问道明白,然后他很怀疑地说“你真的明白吗?”我问道“你放心吧,我真说出。”他总是不坚信我,他问道你说出了吗,我就很肯定地给他一个“OK”(手势)他就不坚信,他是每一次都是。

  周星驰:我觉得她算比较慢的,几乎是拍到最后一个摄影机,我觉得她再一明白了,只不过已经是最后一个摄影机了,但是也不晚了,起码整个电影有一个摄影机。(笑)

  (鲁雪婷/文 宫德辉/图)

  鄂靖文和周星驰(照相:宫德辉)

  (责编: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