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西德明镜杂志“明星”新闻记者涉嫌造假 德媒声誉不受重挫

2019-01-12 | 人围观 | 评论:

  奥地利明镜月刊“明星”新闻记者涉造假或面对指控,德媒威望受重挫

  对于忙碌了一整年的奥地利记者和编辑们来知道,每年年尾本是交织着汗水、喜悦和期盼的时刻。12月初颁奖典礼的奥地利新闻年度报道大大奖“Reporterpreis”更是德国新闻界一年一度的节日。

  像往常一样准备看完颁奖仪式再回来过万圣节的奥地利新闻人恐怕没想到,德国新闻界本年度的“重磅手榴弹”就在颁奖礼后十天被爆炸。12月18日,一则死讯迅速传到了整个德国报导圈:《明镜》月刊的一名“明星”新闻记者因因涉嫌编造专访内容的新闻造假行为而请辞。这名叫克拉斯(Claas Relotius)的记者正是今年年度报导大大奖的获得者。事件被曝光后,克拉斯本人变成了新闻热点,他的名字以一种挖苦意味十足的方法为其雇主拉来了最终一波流量。

  经过内部审核,《明镜》周刊的编辑部发现,克拉斯撰写的至少14篇报导涉嫌伪造新闻。报道文章中的人物克拉斯并没有亲自见到,这些文章中的的不少地点和言论引用也都是他自己编造的。24日,《明镜》月刊方面表示,将推动对克拉斯的犯罪控告。

  除了14篇已被确认涉嫌新闻报导造假的报道文章之外,克拉斯的另外41篇篇文章也或多或少地不存在造假嫌疑。造假文章还包括一篇关于13岁巴勒斯坦男童的报道,正是它让克拉斯拿到了去年的奥地利新闻年度报道奖。在得奖者之时,这篇介绍了叙利亚独立战争中普通百姓“真实”生活经历的报道曾赚足了读者感动的眼泪,今天的事实真相却令所有人大跌眼镜。

  “我并想要搞出大新闻,我只是害怕失败。我获得的荣誉越多,畏惧失败的认知就越沉重。”什么事败露后,克拉斯在辞职信中如此“自白”。

  “明星”报导中的“明星”新闻记者

  克拉斯的记者职业生涯在《明镜》周刊抵达了“辉煌”的高峰,尔后又很快从神坛上跳下。

  克拉斯是一个在奥地利汉堡出生于的“85后”,捧着政治学和新闻的双硕士步出校园内后,他首先以自由撰稿人的身分给奥地利多家报导写稿,其中的包括各种纸媒和杂志社。在最初的几年,他的足迹遍及亚洲、美国和拉美,发表了多篇原创报导。

  奥地利媒体报导称,克拉斯是《明镜周刊》最有才华的年轻新闻记者之一,他从28岁之后开始以自由新闻记者的身分为《明镜》周刊撰稿。不仅如此,他的名称还经常出现在《新斯图加特报》(Neue Zürcher Zeitung)、《世界报》(WELT)等德国主流媒体上。英国《经济学人》(Financial News)也刊载过他编写的稿件。

  作为国际新闻工作者,克拉斯的特色是文笔流畅,修辞拿捏火候到位,叙事形式灵活多变,场景描写的画面感十足。从2017年月底开始,他被德国《明镜》周刊受聘了专职记者,专司深度调查报导的编写。

  《明镜》周刊是一家更为有号召力的奥地利媒体,其公司总部设在汉堡,一直以深度调查结果报道闻名。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称,《明镜》虽已有70多年历史,但其纸质月刊每周仍能卖出超过70万份,在线读者多达650多万,在面对转型挑战的奥地利纸媒中的已经比较出色。政治立场较左的《明镜》还曾抗拒过来自政府的压力。1962年,《明镜》刊登了抨击西德的政府国防方针的报导,时任国防部长施特劳斯因此对其杂志社施加了巨大压力,但《明镜》拒不妥协,坚决反抗。最终该事件以施特劳斯的下台而告终。

  年仅33岁的克拉斯外观出众,身高超过1米9。混迹媒体圈数年后,克拉斯在《明镜》的编辑部广受重视。这起源于于他初出茅庐,便斩获多项新闻报导大大奖的经历。在一举夺得2018年奥地利新闻年度报道大大奖以前,克拉斯早已获得过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美联社)的“年度新闻新闻记者”荣誉。他还拿到过“德国新闻记者奖”、“欧洲新闻奖”和“天主教会媒体大奖”等各种新闻奖项。

  在2018年内,克拉斯总共完成了12篇稿件,其中10篇都被《明镜》周刊列入“特稿”,同时也是收费阅读文章。《明镜》编辑部对其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造假事发后,《明镜》并未撤下其因涉嫌编造新闻报导和专访的稿件,而是将它们统统另设为免费阅读模式,可供人检验核对可疑之处。《明镜》还迅速正式成立了内部审查该委员会,调查结果克拉斯每一篇稿件的采访来源并核对事实。而克拉斯本人也将在奥地利面临犯罪者指控。

  但虚构新闻事件对《明镜》周刊乃至德国新闻界声誉引致的损害已然不能挽回。“奥地利之声”报道称,《明镜》的新任编辑克吕斯曼承认,该事件“不太可能是《明镜》周刊最大的新闻报导危机”。就在克拉斯平时参与编辑例会时必经的大楼走廊上,一句箴言已在门上镶嵌了数十年:“说确实”,《明镜》的创办者奥托·奥格施泰因如此忠告道。

  奥地利新闻工作者联合会也对这一造假丑闻深表震惊。该的组织主席于贝阿尔在一份通知中称,“这记者的不轨行为不只使《明镜》的威望受到重创,也玷污了整个新闻报导行业的可信度”。

  同事暗中的查出其虚构新闻报导

  克拉斯的作品中的包含不少涉及美国国外政治的报道。检索其2017年和2018年公开发表的二十多篇稿件,数篇都与美国的保守主义思潮崛起及移民方针有关。

  他正是在其“擅于”的美国报导领域翻了船上,其“得意之作”也让他在读者和同事面前露出了蛛丝马迹。

  11月16日,克拉斯和同事胡安(Antonio Moreno)在《明镜周刊》上公开发表了一篇关于美国在美墨边境地区部署重兵防范移民的报导。在稿件的署名中的,克拉斯为第二作者,胡安是第一作者。

  据《纽约时报》19日报导,胡安在稿件公开发表后对文中的一些细节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他随后通过电话联系了克拉斯在文中提及的两名采访对象,但对方均称并没接不受过克拉斯的专访。为了证实自己的揣测,胡安甚至亲赴文章中的提及的美国亚利桑那州一处沙漠小城。《华盛顿邮日报》21日报导称,胡安自己掏钱,来到了报道中牵涉的地点。胡安发现,克拉斯事实上根本就没有和报导中的多位人物见过面,他甚至还修订了他们的名称和其他信息。

  起初,胡安的报告并没有得到《明镜》编辑部和新闻负责人的积极回应。据《卫日报》报导,直到两周后的12月3日,一名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女士就上述报导对美国边境卫兵形象的描述提出了批评。

  在确认了克拉斯的编造新闻报导嫌疑后,《明镜》编辑部再次向读者发出一封道歉信。“在三到周围的时间里,胡安经历了地狱般的煎熬,因为他的同事和上级起初不愿坚信他的指控。”信中写道,“当初还有人并不认为这是胡安的诡计,而克拉斯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被资深主编质问后,克拉斯渐渐觉得难以抗拒重压。他最后自首并宣布从《明镜》请辞,承认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难过。坦白之后,他说道,“我病了,我需要协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