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报导评“改变命运的屏幕”:别给超级中学洗白机会

2018-12-21 | 人围观 | 评论:

  一言为定

  如果我们把发生变化乡村父母命运的希望寄托到这块大显示屏上,给“超级小学”洗白的机会,只会让实现教育公正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最近,一篇叫《这块屏幕可能会改变宿命》的报道持续刷屏。文章讲述了248所贫困地区的小学通过直播与著名的成都七之中同步上课的故事情节。通过直播上课,贫困地区的小学有88人考取清华北大。评论推出后迅速刷屏,激起社会普遍热议,持续数日,至今不退。在社会议题高度分散的中国舆论场,这的确并不多见。

  利用技术复制“超级中学”模式,令人担忧

  我看了文章刊登后引来的一些讨论,不同看法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说因特网直播班也是从无数师生中层层选拔出来的尖子生,覆盖面很小,所以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二是说媒体报道片面夸大了大屏幕直播的功能,忽视了国家近来推行的少数民族地区的中考加分政策,清华北大等所大学面向农村地区和贫困地区的专项招生计划等。当然,也有报道引述网络现场直播是商业运作,报道对这一点缺少警惕。

  这几种批评看法,都有理有据。这个项目商业运作是确实,但是,目前看,主要是的政府购买服务,效率并未转嫁到学校与学生身上,无论如何也无可厚非;前两种抨击意见都觉得报道夸大了这个项目目前的作用,但也都肯定它的前途和方向——如果投入进一步加大,新技术进一步成熟,它可能惠及更多学生,发挥极大作用。

  然而,按照这种演算思考中国教育,问题无论如何变得很非常简单——超级小学是成功样本,政府、商家、超级小学三方合作,用包括新媒体在内的各种手段,不断复制超级中学专业课程,城乡教育不公就可迎刃而解。

  但是,略为了解中国社会的人都应并不知道,各地的超级中学,正是教育不公培育出来的畸形之果。正是各级的政府为着政绩的需要,借助行政特权,集中于调度当地教育自然资源、拟定种种方针,打造出“超级中学”,这客观地加据了城乡教育的不公。

  这些所谓超级中学,既还包括“衡水系”“毛坦厂”,其实也包括一线城市名声赫赫的一些中学。这些“超级中学”,在舆论场上待遇各不相同,前者似乎多受嘲讽。但只不过,粗考察不难发现,这种嘲弄恐怕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因为都要围绕中考升学率的竞争指标,所以办学模式并未根本的不同。只不过大都市“超级中学”的师生中,除北大清华之外,每年为数不少的人有机会进入国际性常春藤盟校,让这些大的城市的“超级小学”多了些傲人的资本而已。

  我先后在多家高校工作,接触这些“超级中学”毕业生不算少,对这些“超级中学”的教学模式与教学效果,算有些直接的感受。我难以认同这些学校的教育价值观,更为不能并不认为这些学校的办学模式代表着中国教育的方向。所以,我觉得利用新媒体、新新技术推广复制这些“超级中学”的办校模式,令人担忧。

  那块屏幕的获利者或是商家与超级小学

  正如上文提到,每一个“超级小学”的形成,都是资源加持的结果。这些“超级中学”本该成为教育变革的目标,是教育变革要解决问题的“问题”,这一点,在近来的相关讨论之中,不大程度上已经形成了社会舆论共识。只是这种变革牵扯方方面面,触及的个人利益太多,变革喊得多,做得少,大多数地方都在原地打转,没有实质性推进。如何找到改革的突破点,这的确是一个硬骨头。

  但是,更让人不安的是,如果我们被《这块屏幕可能会改变宿命》所感动,把地方政府、商家、超级小学三方联手推广打造出的“课程现场直播”看作改革的方向,最终的结果,恐怕真正获利的还是商家与“超级中学”。这种共谋打着“教学公平”的幌子,似乎只会在巩固权力的为基础,生产新形式的不公,每一块屏幕可能会只能让乡村的孩子看见虚幻的希望而已。

  我无意抨击这篇媒体报道,但是,如果我们把改变乡村孩子宿命的期望寄托到这块大显示屏上,放弃对根本原因的反思,给“超级小学”洗白的机会,让“超级中学”成为真正的赢家,只会让实现教学公平的难度更进一步加大。

  应当看到,这些年来,众多民间力量投入教学实验探索,众多社会社会各界为解决问题中国教学难题进行了很多行之有效的创新。我们只有以变得开放的态度直面困境,充分调动民间的力量,支持并吸纳多方力量的创新,拟定并推展真正不利于教育公正的公共政策,才有可能会找到解决中国教育变革难题的钥匙。新新技术、新媒体助力教育改革,才有真正的可能会。

  □王天定(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