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长沙一科科长写文言辞职信:我不想郑重点离开

2018-12-05 | 人围观 | 评论:

  “吾拟近日离职,其一岂志,其二岂性,其三岂生计……前路未卜,心亦惶然。临案彷徨,感念无尽。”11月19日,一封高级官员辞职信在网络热传,中国网民纷纷赞其文采飞扬,豪放洒脱。

  20日清晨,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辞职信的作者、衡阳市中央政府办事务五处处长张晓韧,现任正科级干部。他向记者确认,这封信的确是自己写的,由于志向、冷酷、生计等多方面原因,自己已于19日凌晨将辞职信交到单位人事科。

  37岁的张晓韧在“政治体制内”工作8年有余,他自己称赞说,自己是一个“爱玩游戏”的另类公务人员。问及未来,他坦言更为向往的还是自由职业,现在,辞退流程还未完结,将来工作也未定案。不过,目前张晓韧的短期计划是想先去旅行一趟,重走一趟当年西南联大的大迁徙之路口。“人生短短几十年,一定会一条路口走到退休。”

  “领导同事说我写得不错,很洒脱”

  南方周末:你一直在体制内工作吗?今天的一职是什么?

  张晓韧:我是1981年2月出生于,本科生在中南大学读的管理类专业,2010年本科生毕业后考入“体制内”,现任衡阳市中央政府办事务五处处长,正科级。

  在“政治体制内”,我8年换了三四个科室,但工作性质都大概,过去几年主要是为市级领导服务,主要负责组织协调、综合统筹一些政府工作等,周末能够随时待命。

  南方周末:什么时候有辞职的想法?

  张晓韧:其实辞退的想法有了一年多了,是想要给亲友更好的生活。我原本就讨厌写作,平时诗文、首歌曲都所写过,这次辞退对我来说道,是一件有价值的、标志性的事情,我打算郑重一点,用一个特殊的方法写出来,就尝试用文言文的方式所写辞职信。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用文言写文章。

  新京报:为什么会在网上发这样一封辞职信?

  张晓韧:辞职信是上周六所写的,写了半天,上周日再修正了下,周六上午就将辞职信打印出来,手写签名后交给了单位人事科。同事和领导看见信后,当面赞赏我说所写得极佳,很洒脱。

  不过,辞职信是有意流出的。我周一交完辞职信后,在朋友圈发布了辞职信全文,大概一个小时后,实在不妥就删除了。但没打算到早已被传出去了。我个人觉得写得很一般,只是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情,形式新颖一点,没打算到引来这么余人的围观。

  南方周末:在此之前对文言有过学习积累吗?

  张晓韧:我无法系统地学习过古文,但因为我哥哥做了三十几年的乡村教师,让我从小养成了阅读的习惯。我小时候喜欢看《七侠五义》、《三国演义》、金庸科幻小说,依然对经学很感浓厚兴趣,我每天都还都会翻一些古文来读读,《古文观止》现在还摆在床头。

  新京报:现在辞职获得批准了吗?

  张晓韧:批准了,不过现在还在走流程阶段,本周内应该能走完流程。目前没有造成什么困扰,领导还是比较开明。

  “再不出去闯荡,这辈子就没机会了”

  新京报:你平常除了工作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张晓韧:我朋友说道我是“政治体制内的另类公务人员”,我讨厌读书写作,是摩托车“发烧友”,还喜欢旅游。去年十一,凑上年假,还和家人去三亚玩了十几天。

  新京报:平时与领导、同事的相处文化交流如何?

  张晓韧:我辞退后,还有同事说道,“你就这么辞退了,舍不得你啊。”领导对我的工作应该还是比较放心、认可的,我虽然兴趣普遍,但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认真。

  一年前,我在单位组织了益阳求学沙龙,组织大家每同月共读一本名著,读完所写读后感,大家一起线上、线下交流。沙龙里除了本单位同事,还有外单位的,沙龙群里大概40来个人。我有几个直属领导也参与了沙龙活动,不过他们主要是线上交流,没参与过线下活动,哈哈。

  新京报:网上有死讯说你当年选择成为公务员是因为爱情?

  张晓韧:是的。2009年我研究生考入后,在湖南某民办大专下班,我当时的女好友、今天的老公进入衡阳某的医院工作,我们依然两地分居,这样也不是办法,为了能结了婚,我就考公务员离开了衡阳。

  南方周末:辞退这个决定下得容易吗?

  张晓韧:肯定很不容易。这一年间我一直在犹豫,因为我这样农村出来的能做到公务员,在县政府这个平台工作,是很不难以的。但是我自己觉得,再不出去闯荡闯荡,这辈子就没有机都会了。我去年已经37岁了,要是过了40岁后再有转行的想法,从新的行业从头开始,我怕自己没有勇气了。

  新京报:交完辞职信是什么心情?

  张晓韧:感受很复杂,有放松也有忐忑。现在说起公务人员辞职,大部分人都拍手叫好,赞誉你有勇气,但我感觉,走出这样一个更为有保障的围城之后,你的宿命究竟如何,只不过没人能预测。

  南方周末:母亲态度如何?

  张晓韧:她很思考、支持我。我母亲是病理科的护士,在益阳这种四该线小的城市收入算是稳定,她支持我出去闯一闯,一个是暂时家庭的压力不能太大,二是我们都觉得,就算闯荡没有那么成功,应当也不能比今天差。

  我们内心很好,如果我去外地工作,肯定都会带着一家人一起去,因为她的专业在全国缺口很大,她又是副较高职称,大的城市的很多医院都能进。当年从湖南回衡阳就是为了一亲友在一起,今天辞职也肯定要一亲友在一起的。

  “我比较憧憬的是自由职业”

  新京报:你说道要去闯荡,那在你看来什么样的生活才是生活?

  张晓韧:我觉得生活是一种体验。来人世间走一趟,短短几十年,几十年如一日地做一件什么事。一条路走到退休,我对自己都会比较不快。

  南方周末: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晓韧:暂时还没定新的工作,现在有几家企业寻找我,益阳的、外地的都有,还有北京的,是一些融资、科技类公司,不过现在都还在考虑到中。

  其实我比较憧憬的还是自由职业,不用朝九晚五,可以自己安排时间。希望将来能在身体还好的必要下,基本实现财政自由,然后到处走走,尽可能多给自己一点诗和远方。

  新京报:那短期计划是什么,比如辞职后首先想做的?

  张晓韧:辞职手续办完后,我想先去旅行一趟。我很敬佩民国知识分子的风骨气度,所以我想骑摩托车重走一趟当年西南联大的大迁徙之路口,表达我感情对这些知识分子的追忆和憧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