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 RSS订阅 | 微信订阅 | 网易云阅读订阅 | QQ邮箱订阅 | 今日头条订阅 千面资讯网 - 关注创业领域和职场励志的媒体博客
你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浙大博导内丹修炼者实验并未通过道德审查被叫停

2018-11-06 | 人围观 | 评论:

  拥护者表示,国之外对于佛教修行的深入研究已经开展多年,国外也应当进行相似的深入研究,科学研究就不应包罗万象。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是这方面的前驱:该校麦迪逊分校深入研究团队从2000年开始对道教禅定冥想机制进行神经科学研究的深入研究,发现冥想时会使得神经某些区域内的表面积变大,并科学地解释了冥想不太可能增强人们的思维能力,并带给情感上的益处。这项成果2015年刊登于《细胞》杂志。

  反对者则认为,“内丹修炼”是神秘主义行为,登堂入室成了高等学府的研究对象,颇多有些不可思议。

  渭南社科院信仰研究员潘存娟向澎湃新闻理解,目前学界对于内丹的深入研究大多在古籍研究上,牵涉到到明确修炼的十分多,从大的方向上来说,佛教的修行讲究“外在能量的摄取和内在精神灵的升华”,“之外在的摄取就是通过吃(丹药),内在的信念升华可能会与道教禅定颇多有相似”。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科医生对澎湃新闻说道,一些道教人士结庐炼丹,伴有汞、铅等影响人体健康的重金属摄取,“在神经科学介入以前,先从消化科学深入研究起吧”。

  孔令宏的实验能否将内丹的修行与外丹的摄取隔离开呢?

  多名相关历史学家认为,可能会修炼者在外丹和内丹上各有侧重,但是根据道教古籍所谓,部分是同时进行的。

  “丹药的辅助再加内功的修炼,佛教的终极追求是得道。” 浙大人文该学院哲学系讲师李恒威讲解说。

  今年4月6日,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孔令宏称,在前期报名的50多人中已筛选出7名修为较高的修炼者,7人大体属于炼气化神完结、炼神还虚刚刚开始的阶段(儒家内丹修炼共五个阶段,分别是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灵还虚、炼虚得道)。

  还有道教人士发声,认为浙大仅通过告示来招募内丹修炼者,难以对其“修为”高低进行评审。公开发声的“网红道士”“全真教龙门派玄裔宗师”梁兴扬对此事表达了批评立场。

  “我很惊讶于孔讲师说早已通过微信评论招募到7位达到‘炼气化神灵’结丹期的高人。”梁兴扬向澎湃新闻报道表示,据他所知,从全国范围内看,能练到这一层次的修炼者都很少,“即使真的有这样的高人存在,也不时会浪费时间参予实验,更不能主动通过微信号去报名参与”。

  梁兴扬称,佛教内部依然有内丹修炼的传统,但是直至今天并无法一个较为统一的衡量标准,能够不让人反驳,作为学者的孔令宏如何区别报名者的修为高低?梁兴扬还担心,浙大教授进行的玄学研究,可能会让伪科学研究借机招摇撞骗。

  孔令宏曾在接受报导采访时解释了筛选过程:让有意向的报名者填写表格,根据表格的详细状况进行筛选。“因为我们长期做相似的深入研究,通过他的信息,大致可以判断他达到了什么程度。”

  前述公众号发表召募文章后,曾有网民也回应问题提出质疑,对此公号作者的回复是:“之前判别修为是由张天师来做的,今天确实不知道哪个是权威的了。”该评论目前已被删除。

  对于实验遭致外界诸多质疑,浙大人文该学院何善蒙教授承认,“是个麻烦的事”,“道教的传授侧重经验论,而科学实验是以量化为标准的,在实际的实验之中如何去客观详细描述需要严格的实验方式”。

  不过,另一名浙大哲学系讲师王志成则普遍认为,深入研究尚未开始就进行指责,这时会给深入研究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作为博士生导师,他(孔令宏)无法发博士论文的压力,深入研究什么是他的兴趣,为什么不能研究呢,我也曾经研究过很多奇怪的东西,你让他深入研究去,能不可研究出来到时候就知道了……”

  发起伙伴称项目已停止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7年12月24日,求是高等研究院证书微信公号发布曾发布评论《“冥想与脑活动探测”项目研讨顺利开会》。

  此次研讨的调查报告内容还包括:如何运用科学研究手段主观地探讨禅修在大大脑内产生的变化、冥想的脑科学基础及神经调控技术背景调研、高频基本功能核磁总共振说明了冥想状态中的频率抗原活动深入研究等。

  研讨时会结束两个月后,具备道教的文化研究背景的孔令宏和求是高等研究院合作,一同招募内丹修炼者参予研究。

  4月11日,澎湃新闻工作者来到核磁总共振测量仪器所在的华家池校区中心大楼北楼一楼,这幢挂有“转化成医学研究所”牌子的大厦由于涉及医学深入研究,所有大门均装有门禁,与对外开放的南楼截然不同。

  实验地点、核磁共振仪设在浙大华家池主校区转化医学研究院楼一楼

  一名门卫说,求是高等研究院的核磁总共振机器就在一楼西侧,但必需要有预约才能入内。

  据求是高等研究院中文官网讲解,该研究院是浙江大学的直属研究机构,于2006年在查济民名誉博士的支持下创设。研究所目前有三个研究所,分别涉及脑机适配器、神经科学与新技术,以及生物材料和生物通路。

  4月11日,澎湃新闻报道致电求是高等研究院,一名人员介绍,学院曾对相关研究热门话题进行讨论,但是在课题申报过程中被伦理该委员会驳回了,“目前我们已经暂停了这个项目,不时会再做了”。

  回应说法,孔令宏于4月14日以“不知道”简短回复澎湃新闻,同时他还表示,媒体前期的报导给了很多压力,“令我们很多正常的工作没有开展”。

  从事神经内科深入研究的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张珞颖对澎湃新闻报道说,自己对于道教内丹研究并无理解,但从道德审查角度考虑,实验应该对被试者的身体健康有害是很极其重要的部份。

  “据我所知,佛教的禅定冥想对身体健康无害,(因此可以进行实验),但是道教内丹修炼是否有害尚不知道,如果是可能会有害的话,那么我普遍认为实验马上不适合于进行。”张珞颖说道。

  从事医学哲学研究的浙大公总共卫生该学院副讲师施颗卫星则向澎湃新闻报道表示,临床药学实验因伦理审核驳回的案例很多,清楚的因素很难一一追究,但从根本上来讲,“道德审查以被试者(或病人)的利益至上,实地考察实验的科学性和道德性”。

  施卫星说道:“(必需考量)被试者的身体健康是否(面对)可能性、应该受益,以及风险和受益的可测和可评价,每一个伦理该委员会的成员都是独立的,他们有权否决,明确是哪一点无需惩处。”

标签: